郎君千岁.

人间自是有情痴,此恨无关风与月。

【all铁】杰拉尔丁01(盾铁过去式/all铁)

*本章盾铁,盾铁,盾铁
*盾铁过去式,预计上线奇异铁银护铁虫铁霜铁等等
*后期Team Cap不友好
*OOC预警

————
Tony躺在西伯利亚的冰雪里,感觉自己从破碎面甲处露出的皮肉几乎脱离了骨头,只有淤青和擦伤的刺痛提醒着它们还在自己的脸上。

没有人,只有凛冽刺骨的寒风与呼啸的风声。

那只名叫罗密欧的老猫还是回到了它的布鲁克林*

——————

Steve对过去的事物仍然保留他的执念,正如他坚持用纸笔记录所见所闻而非Tony喜欢的电子日记。

他喜欢铅黑的笔尖在粗糙纸张表面上磨出的沙沙声和清晰的笔迹,那是独属于他的古典浪漫。

Tony半嘲讽地询问了很多次这个问题,得到的Steve式答案都是,这种记录生活的方式给他更真实的感觉,让他安心。

——触碰并握紧实物的感觉让他觉得他自己真切地活着,他想给这个世界,给Tony,留下更多痕迹。

这是没说出来的后半句话,也是Steve最想说的。

但是Steve一直没有说出来,Tony抱着核弹冲进虫洞又幸存的时候,他没有说;事后在Tony那张oversize的大床上近乎疯狂地翻滚做爱的时候他也没有说。

直到Steve用盾牌狠狠地将Tony的反应堆砸碎丢在那片雪地里头也不回地离开,这句话一直深埋在Steve的心里。

——

不知道为什么,Steve总是动用最高权限进去Tony的实验室,也不说什么话,安安静静地坐在一旁写写画画。

Tony起初会因为一个大块头突兀地坐在自己的实验室里而感到不自在,好像自己的隐私领域被侵犯了一样,当然,独自一人的日子过久了,人们总会下意识地延续这种生活状态。

更何况这个大家伙会时不时端点儿蔬菜食品进来逼着自己吃掉,还阻止自己与最爱的浓咖啡和甜食相会,还带着老母鸡一样慈爱的微笑。

Tony背后突然一阵寒意。

“Friday,取消掉老冰棍的最高权限。”

“已取消。”

“?”

“您的命令,sir。” Friday好姑娘总是在Mr.Stark犯口嫌体正直毛病的情况下对他言听计从。

“...恢复他的最高权限。”

“As your wish,sir。”

不知道为什么,Tony在好姑娘平缓的尾音里听出了一丝幸灾乐祸。

后来Tony也就习惯了有一个人坐在一旁,也习惯了与咖啡甜食偷情但不断被捉奸的生活。

他可以把平日里的牢骚全都倾吐出来,老冰棍这时会抬头静静地听,哪怕他听不懂自己在说什么,也会耐心地给予回应。

Steve在实验室见证了好多新奇小玩意儿和大发明的诞生,小个子男人通常会顶着两个大大的黑眼圈自豪地喋喋不休,介绍着自己发明每一处细节的精妙之处,大大的焦糖色眼睛里闪烁着金色光芒,就像一个照亮万物的小太阳,Tony把一切都做的很完美,他和他的发明在Steve眼里都是神的造物。

Steve有时候会给出一些建议增加那些玩意儿的美感,被Tony嘲笑了一段时间的老土过时,但是最终被采纳的建议证明Steve在衣品以外的审美确实不俗。

Tony更喜欢张扬出挑的外形,正如他的性格,骄傲,神采飞扬,行事如风,而Steve就朴素内敛的多,更踏实,更稳重。

Tony给Steve看过很多图纸和公式演算纸,Steve的大本子却从来没有让Tony瞧见过一眼,那本子藏的极隐蔽,连Friday都不知道聪明绝顶的美国队长究竟把它藏在哪儿。

“老冰棍,你那该死的蠢本子里究竟有什么?”

“Language,Tony。”

“你别转移话题!”

“一些复仇者基地和你那些小玩意儿的速写。”

“Boring!你甚至不画自己的心上人。”

“比起这个,你应该尽快把我带给你的蔬菜沙拉吃掉。”

这样的状态持续了很久很久,久到Tony自己都认为这会一直持续下去,直到Tony老的迈不进实验室。

可是Steve怀念过去,Tony向往未来。

就像两条线,在某个点会有所交集,纠缠,但是终究要分道扬镳,奔向自己本该奔向的方向。

————

纽约的夜空从来都被五光十色的灯光照的灯火通明,是一座笙歌四起的不夜城,但是那个晚上纽约受到了恐怖袭击,整个城市的总电路被破坏,几乎陷入一片黑暗。

倒映在Tony的眼眸里的不是星星,是被破坏的建筑和一片悲情。

老样子。复仇者联盟又一次取得了胜利,将被打的不省人事的反派丢进神盾局监狱,剩下的后续工作留给神盾局处理。

Fury拍了拍Tony的肩膀示意借一步说话,越过Fury的肩膀,几个衣着考究的政府官员正满面严肃地站在那里。

又是关于索科维亚协议。

————

Steve并没有回复仇者基地,而是回了自己的家,或者说是自己苏醒的时候政府给自己安排的一间房子,之所以称之为家,是因为里头有Tony存在过的痕迹。

昂贵的须后水,几件丝质衬衫,两三瓶价值不菲的外文标签酒和被揉乱还没来得及整理的被子。

前一天晚上他们在这里腻歪在一起做着热恋期小情侣,后一天他们为索科维亚协议打的不可开交,然后分道扬镳。

他做他的逃犯,Tony仍然可以光鲜地做着总裁。

—该死的政客和商人。
 
他不无怨怼地想。

士兵离开了,什么都没带走,只带走了那个本子,还有Tony满腔的信任与爱情。

TBC.

评论(5)

热度(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