郎君千岁.

人间自是有情痴,此恨无关风与月。

【SF】Be Thirsty For(小甜饼/一发完)

*仍然是充满决心的甜饼
*OOC属于我

——————————————

“人们常说,越骄傲的灵魂越容易被爱所伤。”

你趴在栏杆上,咸凉的海风透过矮塔的栏杆来拥抱你,带着湿湿的水雾凝结在你的脸上,你盯着那些密密麻麻的字母,漫不经心地念出那段词句。
那是文章的结尾。
你想着就看到这里了,接着把那页书角沿着折痕小心翼翼地折起来。你觉得这句话有意思极了,不论看多少次都不会厌烦。

正值暮色四合时。

骄傲的灵魂...会是sans吗?你这样想。

你坐在有些凉的地板上,双腿伸出栏杆之间的缝隙随意地摇摆着。你把书抱在胸前,想到sans有时受惊或身处危难时深蓝的瞳色,从里面迸发出火焰,冰冷而高傲,就像此时此刻你正面对着的大海,深沉而又危险,却有带着一种奇诡的吸引力,诱惑着你奋不顾身地跳进去,如同飞蛾扑火,又像一条竭泽的鱼。

你记得你发现这本书的那一天,你突发奇想地趁sans不在家,用钥匙打开了他的房门然后试探着跳到他的床垫上,仿佛如此就能让你们的心更加接近似的。你在他并不大的床垫上不停打滚,让自己多沾染上他身上甜腻醉人的气息。

来自遥远东方的朋友说,他信仰的教义中有八苦,生、老、病、死、爱别离、怨长久、求不得、放不下。

你对他说,最苦不过求不得。

你多么喜欢他啊,甚至想到他都会笑出声。回溯往昔,每一次的接触都让你对他的爱意更加深刻。你想到他在镁塔顿度假酒店里请你吃的那顿饭,他仍然带着那热情的微笑,尽管你知道他对谁都是这样微笑,你想到他无意识地在桌面敲打的指头,白花花地跃动,你又想到那些带着魔力的指骨是怎样深情地抚上你的脸的。

回神,你发现自己温热的手指就停留在自己的脸上。你怔怔地望着自己的手指,细长,有一些茧子,你猜那是长时间握着树枝留下的,在地下的那段时间里让你的皮肤变得白皙了许多,指甲...指甲被细心的toriel修剪的精致极了,你当然知道你看的不是自己的手,你透过它们看到了另一双——手骨。

你为自己的认知笑了笑,不知怎的,你突然有些难过。

你深吸一口气,打算向后仰倒,然后回到家,继续你那无疾而终的单相思,预期中后背本来应该冷硬的触感变得有些软,你听到衣物摩擦的闷声。你惊恐地扬起头,眼里骤然撞上sans熟悉的笑容。玩味,懒散,还是那样的具有魅力。

你知道,在那样的笑容下有一个骄傲不屈的灵魂在燃烧。

你全身僵硬,连手脚都不知道怎样放好,你张张嘴,竟是连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你完全傻住了,像个体育课被懵懂地偷亲的四五岁小姑娘。

sans没说什么,他很自然地环住你,只不过看起来有些羞赧,你看到有莹莹的蓝光爬上了他的颧骨,洒着星点夕阳的金黄,sans的双臂环过你的肩膀拿到了那本被他藏在枕头底下的,保存极好的书。你感到他的吐息就在你的耳边,一声一声,无限地放大,钻进你的耳膜,旖旎地诉说着它的多情。

你们周围环绕着大海拍击陆地的声音,四下一片寂静,你们之间也保持着一种心照不宣的沉默。

大海是那样的爱着陆地,于是他选择去拥抱她。

“huh...kid。”
sans磁性低沉的声线乍响在你的耳畔,你感觉你的脸在发烫,烧红,像天边的晚霞一样瑰丽。

“pap说你鬼鬼祟祟地拿着我的书跑到了这里”sans没等你回应,自顾自地开始说起来。

“首先,你应该知道偷拿别人的东西还不知会一声是种很不礼貌的行为——”
你低下头,抿着唇,一言不发。
“不过,既然你还没翻到下一页,那么你还是会被原谅的。”
“我的good girl。”sans低低地笑起来,胸骨随着他的笑声而振动,将一阵阵酥麻的感觉传送到你的背上。

“我觉得这一页应该我们一起看,不是吗?”他的指骨,你脑海中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指骨,捻起书的一角翻到下一页,本应空白的地方被用笔认真地,重重地写下了一行字——

“这也算是我的回应了,kid。”

之后的事情,你不太记得了,你只记得你又哭又笑地把头埋到sans的怀抱里,在落进大半个海里的夕阳面前,拥抱,亲吻,你隐隐觉得你们早该如此。

那上面写着什么呢?


-但我们是如此渴求爱情。

END

评论(12)

热度(1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