郎君千岁.

人间自是有情痴,此恨无关风与月。

【SF】下雪天是适合穿男友外套的天气

*福怕冷设定
*福暂住骨兄弟家
*ooc属于我

————————————————


雪镇下起雪来冷的很,这是你多次被冻感冒之后得到的定律,平时雪镇不下雪的时候屋子里大多点着火炉,暖和的跟热域有的一比,所以你穿着薄薄的条纹衫也并不会感觉到什么,但是一下雪,冷风呼呼地往你的领子里灌,你可就受不了了。

当然,雪镇的怪物们大多有厚重的皮毛可以抵御严寒,尽管你没有看起来很可爱的那些皮毛,但那也没关系,你有超乎常人的决心啊!

——至少你在今天起床之前是这么想的。

你不是很喜欢在睡觉时拉上窗帘,有微弱的光晕从窗子里透进来洒在被子上,你总能觉得安心。

但是今天你把窗子关的紧紧的,窗帘也拉的严严实实,生怕有一丝冷风从窗缝里渗进来,你裹着被子,把自己团成一个球,惬意地窝在柔软的床里,无意识地蹭着枕头,发出小动物一样的嘤咛声,颇有些自暴自弃的势头。

果然下雪天很容易怠惰呢。

你满足地喟叹一声,打算趁着这难得的休息日多睡一会儿。但是现实总是跟理想有很大的出入,pap的笑声由远至近,伴随着骨骼之间活泼的咯嗒声。你赶紧把球状的自己往床边滚了滚,手指牢牢地攥住床单,做好“战斗”准备。

Pap用力地打开你的房门,你紧张地抖了抖,试图让自己看起来乖一点,但是仍然被无情地从被窝里拎起来,你下意识地扒着床边努力去够你的被子,事与愿违,你被小天使扛走了,但他仍然好心地不忘给你带一条毯子。

*你在心中惨烈的哀嚎着。
*但是并没有人(骨)来。
*你放弃了决心。

你吸溜着并不存在的鼻涕,皱了皱你认为冻得通红鼻头,披着毯子缩在沙发一角瑟瑟发抖,你听着pap一边做早餐一边唠唠叨叨“人类,你这样是不行的,作为一个优秀的大使,你应该像我,伟大的papyrus一样,拥有一个强健的体魄,当然了,我觉得undye会为你制定一套完美的训练计划......”

*你想到undye所说的一次能帮七个孩子压腿的英雄事迹,你感到绝望。

之后的话你也没听进去多少,你开始胡思乱想,从温暖的床铺,想到小犬汪可以伸长的脖子,想到sans看起来很暖和的外套,想到sans的怀抱会是什么样的温度......你开始嘿嘿地傻笑。

“hey kiddo,morning.”

一个比平常沙哑磁性了很多的sans的声音毫无预兆地钻进你的耳朵里,你觉得自己可能发烧了。接着就是一个激灵,你猛地转过身去,有一种小孩子偷吃糖果被大人抓到了的错觉。

然后你发现sans只穿了一件白T恤在你眼前晃悠,露出他白花花的手臂,或者说是臂骨。他看起来明显没睡醒,眼睛微微眯着,嘴角的笑意也很勉强,只不过看到了你就扩大了一些。你绝不可能看错,因为这太明显了。

你感觉心里有点甜,像在喝undye家的甜茶...哦不,那太好喝了...热乎乎的,每次喝完了你都觉得郁结的胃舒服了很多。

见你又在神游,sans无奈地笑了笑,伸出手骨拍了拍你的头,轻轻地,好像有根羽毛在撩拨着你的心,而你又捕捉不到。

你感觉脸更烧了,接着sans把他的外套盖在了你的头上,你感到眼前一片黑暗,鼻尖有外面雪化的清冽和甜腻的番茄酱的味道萦绕,你甚至忍不住多嗅了几下,这样的味道让你感觉有点醉——可能番茄酱的确会喝醉人吧,外套的内衬还带着点余热,虽然你并不知道骷髅的体温是多少度。

等你反应过来,你把外套从头上取下,你刚想开口,发现sans已经坐在桌边了,他的指骨在桌子面上叩击着,发出好听的脆响。

脸上还泛着...不自然的蓝晕?

“你不能整天裹着毯子,kid,也许你每天盯着的我的外套是个不错的选择。”

他仍然没有看向你,但你保证他的脸已经蓝透了。你想着他有些羞赧的样子,你的决心又重燃了。你掀开毯子光着脚啪嗒啪嗒跑向sans,把衣服递给他坚定的要他穿上。

他看起来有些不解,也有些失落,他挑挑眉骨,发出不置可否的哼声,把袖子套上。

然后你跳进他的怀里,曲着腿坐在他腿上,费力地伸出手把拉链从外面拉到脖子的位置。

你脸上泛着胜利的微笑,你觉得你做出了一个非常对的选择。

你感受到背部靠着的骨头的僵硬,成功被调情的骷髅挫败地把他的下巴骨搁在你的头顶,恶劣地向下压了压,你听到一个慵懒的声音从你的头顶传来:“huh...我可不是椅子啊。”,接着他把你搂的更紧了些。

你觉得你的嘴角控制不住地咧的更大了。




今天的调情大师也成功地撩到了sans。

虽然调情大师只撩sans。




END.

评论(17)

热度(2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