郎君千岁.

人间自是有情痴,此恨无关风与月。

【UT】【SF】溺

*渣文笔预警!!!一发完!
*你半夜抽风,但你感觉自己充满了决心。
*Sans×Frisk

可以选择性代入自己( ˘ᵕ˘ )
——————————————————————

你从噩梦中惊醒,带着后背脊骨窜上来的若有若无的凉气,窗外星光明朗月光如水,而你如坠冰窖,你盯着自己的手,仿佛要从中看出来一些猩红的血迹。

你明白这一切只不过是梦,你突然感到身心俱疲,chara具有诱惑力的嗓音仿佛还萦绕在你的耳边。你当然知道那段难过的日子已经成为久远的记忆,但你仍然不时梦到一些可怕的景象。

你靠在窗边大脑一片空白,你不知道想什么,就那么呆呆地坐在那里看着天空——那片怪物们无比向往的天空,你的手指无意识地卷着棕色的已经及肩的头发,又想到sans有事没事就喜欢揉你的头,你开始傻呵呵地笑。

然后你想到从结界出来的那一刻你的伙伴们和朋友们的表情,那片妖冶美丽的落日余晖。

噩梦的残党仍然不遗余力地吞噬着你的理智,但你此时突然充满了决心。

你正打算睡下,门被叩响,你从门后听到骨节之间不安的摩擦咔嗒声,你感到熟稔且安心。你心里当然明白那是谁,所有的爱意,信任都沉在心里,不必多言。

你坐在床上饶有兴趣地用手托腮,含糊不清地开口

——今天晚上pap不在?

外面没了声响,你听到拖鞋懒洋洋地擦过地板的声音,一声比一声远,在宁静的夜晚,在你的耳朵里显得格外尖锐。

你,调情大师感到自己的能力受到了侮辱。

你气呼呼地下床跺着地板打开门确认那没情商的骨究竟是不是走了,究竟是赌气还是失落,你自己也读不清楚。

你用力拉开门,刚刚好迎上一个冰凉的触感,你眯着眼将视线聚焦,正好对上一双戏谑的黑眼窝,深不可测地盯着你看,让你一时无法摆脱桎梏。

——太糟糕了。

你正处理着脑子里过大的信息量,然后你感觉到你的后腰上有一股力量把你搂过去,你低低地笑开,双臂顺势搂上“没情商”的骨头的脖子,脸埋在sans的锁骨那里,笑个不停。

“笑什么,kid。”
sans的声音沉郁而轻,藏着深深的情欲,消散在空气里,却伴随着湿气徘徊在你耳畔,你恍惚间感觉胸前抵着的肋骨在细微地颤动,你开始胡思乱想,骷髅怎么会呼吸的?

你回过神来,将你的前额小心翼翼地抵上sans的,他可是个脆皮,力气大了可就糟了。想到这里你又开始笑,连话语的尾音也勾起俏皮的笑意。

“太狡猾啦...居然用瞬移...”

你未说完的词儿和狡黠的思想被封缄在骷髅深深的吻里。

...lazy bones

                                                               END.

评论(5)

热度(1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