郎君千岁.

人间自是有情痴,此恨无关风与月。

【獒龙獒】Godfather(双教父强强AU)(序章)

终于产出了第一章!!!昨天想好了人设就发出来了,姑娘们的热情xxx让我吓了一跳!
另外感谢抓鹿狂魔gn给的建议!明天会将修改后以及剩下的人的人设一并放出!
OOC属于我,爱情属于獒龙。
————————————————

“还是没有消息?”深夜,朱砂色的红木桌前,男人西装笔挺地靠在班椅背上用钢笔尾轻轻点着光洁桌面,目光飘忽不知落在何处。

男人声音带着强烈的反差感,明明出口音色温润如玉带着几分奶气,寥寥几字却不禁让人在盛夏打个寒噤。

偌大屋子里只开了几盏小灯,昏黄灯光形成的斑点映在男人脸上使人面色看起来更加阴晴不定,站在桌前的手下一时不敢回话,僵硬地站立着,一时屋中一片寂静,只能听到笔敲打在桌面上发出的嗒嗒声。

“我只不过是让你去查一个人,一个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平民。”马龙眉心皱成一团,睫毛颤动着阖上眼,食指覆上胀痛的太阳穴搓揉着,语气里带了更多不耐和疲惫,面前汇报工作的情报员发抖的更厉害,恨不得直接掏把枪出来了解自己免受老板的精神折磨。

年轻的情报员不安地抓紧了衣摆小心翼翼地开口回复“教父...已经很努力地在查了,那个人的资料和支出记录等等等等在前年就停止了更新,一般这种情况...”情报员咬了咬唇斟酌着词句看向马龙,马龙摆了摆手示意他继续说下去“一般这种情况,不是政府方面的高级机密,就是...已经死亡。”

“出去吧。”马龙手指一勾,钢笔被抛在在桌子上发出一声脆响,情报员仿佛得到了赦免一样急匆匆地回复了一句就撒丫子跑出教父的私人办公室。

马龙泄了气一样地把自己陷进椅子里,他觉得自己的太阳穴突突地涨的越来越痛了。他深深地呼出一口气平复自己的情绪,眼里带了几分微不可查的痛苦。

他把椅子转正,露出一张年轻好看的脸,皮肤白的令女子都惊叹,眉眼里尽是温和古典,仿佛是从中国古画里走出来的人儿,岁月积淀并未给他的脸增加多少痕迹,反倒是那沉稳高贵的气质如同红酒般更加沉郁。

许昕叹了口气从旁边的沙发的阴影里站起来动了动脖子抻了个懒腰,果然在沙发里头休养生息不是什么好事情,坐久了腿和身子都麻的不行,一开口,那声音还是往常的风雅随意“师兄,找了这么久了,你还是没放弃?说真的,就算人找到了,以你如今的身份,怕是也不敢轻易靠近吧?你又不是不知道,各个家族的老板可都像狼一样觊觎着马家,这时候最不能让他们抓到把柄。”

马龙未做声,只是沉默不语。许昕见着师兄这种闹脾气一样的态度只得耸耸肩将话题拉回正规“前几天我去见了郑家的一个副手,毕竟是老狐狸,绕来绕去那些车轱辘话一通转才整出来一点儿蛛丝马迹,据说最近郑云山正操控着X市的整个毒品市场,表面上X市的毒品供应都是由老刘的团伙供应的,但是我是谁啊,查到老刘只是郑云山的附庸,而且其中六分的利益被郑云山‘孝敬’给了......”

“张家。”
“没错儿。”许昕打了个响指洋洋得意地扬着笑容看着他聪明的师哥把剩下的事交代完“...毕竟现在社会发展太快,一帮小年轻想享受刺激就整这些东西,现在的毒品可是供不应求啊~”

马龙皱了皱眉,纵使他站在马家的教父位置,杀人越货的事情也没少干,但是仍然坚守不碰毒品交易的原则。张家是近年来的后起之秀,以令人发指的速度在短短几年内从名不见经传到现在能与马家形成分庭抗礼的局面,不禁让他思索张家的领导人究竟是谁,有何等的铁血手腕

“派人解决掉那个人了吗?”
“已经解决了,玘哥那天跟我一道去的,顺手就解决了,不愧是杀神,那速度,真是干净利落,被玘哥干掉也算是他的荣幸,要是被郑云山知道了,那后果...啧啧啧”
满面沉重的马龙听到陈玘的名字才展露了一点笑容“下次不要让玘哥干这些,对这种小角色,也没必要。”
“得令~那么晚安,Godfather”

许昕俯身虔诚地亲吻马龙的手背退出了办公室,马龙把自己复又把自己转进黑暗里,脑子里满是小时候站在自己面前张扬恣意的黑皮小孩,唇边溢出不可抑制的低喃“张继科......”

越是身处黑暗,越是向往光明。

TBC.

评论(2)

热度(82)